第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蚀骨:总裁请放手 >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六章 她对着他咽口水!
    傅星云最先激动地开了口:“外婆,真的可以吗?我跟爹地真的可以住下来吗?”

    言慕当即接话:“还是算了吧,这里确实也不太方便,时候不早了,傅先生要不还是先回吧。”

    傅宸分明是视线带着深意扫了言慕一眼,却是直接起身,声音低沉:“那阿姨,我们就先不打扰了。”

    简佩玉急了,这么多年了,她好不容易才见到这小外孙,才看了几眼,哪里够?

    她立刻阻拦:“怎么会不方便!小宸啊,这里就是你自己家啊,以后想来就来,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傅星云立刻极开心地扑了过去:“谢谢外婆,外婆最好了!”

    “我的乖乖外孙,这小嘴也太甜了。”简佩玉一边将傅星云搂了个满怀,一边已经开始计划。

    “对了,等下我多搬床被子,去慕慕的卧室,天冷可别着凉了。还有,小宸你们衣服有没有带一些过来。”

    言慕当即抓到了另一个借口,理性分析:“是啊,我说的就是这个。

    他们衣服生活用品都没带,也不方便,要不改天再来住也是一样的。”

    简佩玉已经直接抱了傅星云上楼,显然是打定了主意,今晚谁都别想将她这外孙再带出去。

    一边絮絮叨叨说着:“没事,等下拿小宇的衣服先凑合一晚,改天再把衣服接些过来,长住也方便。”

    言宇当即万分热情地表示:“就是啊姐夫,都是自家人,你千万别跟我们客气!”

    言慕:……

    傅宸再次扫了她一眼,那眼神要多平常有多平常,但言慕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他分明就是找到了大靠山,眼底都是奸计得逞的得意。

    这往后住家里,有了弟弟和继母在,傅宸更是根本不用跟她打招呼,安安心心随意进出了。

    不到半个小时,简佩玉就抱了傅星云下来。

    这两人,分明也是这五年来头一次见,倒是还亲密得很了。

    一路往楼下走,就不知道在讨论还是商量些什么,轻声细语地聊得格外热络。

    等到了楼下,简佩玉开口:“小宸啊,被子我替你们放好了。

    睡衣你先拿言宇的凑合着,也帮你放卧室了。”

    傅宸当即分外淡定地表示:“谢谢妈。”

    刚刚进门还叫阿姨,这一被告知了真实情况,改口倒还改得挺顺。

    简佩玉更是喜上眉梢,整颗心简直就跟泡在蜜罐里一样。

    有个这么好的女婿,还带回来个这么可爱的大胖孙子,她简直是要乐坏了。

    一大一小对了个眼色,简佩玉就问傅星云:“星云啊,今晚跟外婆睡好不好啊?让外婆好好看看你。”

    小孩顷刻重重点头:“好的,我最喜欢外婆了!”

    言慕难以置信地看向此刻和刚刚简直判若两人的傅星云。

    没记错的话,刚刚这小孩,因为简佩玉总盯着他,都害怕到想躲起来了吧?

    这才过了几分钟,就这么快自来熟了?

    这模样,简直比跟她这亲妈还要亲。

    她真的严重怀疑,继母是给这小孩灌了什么迷魂汤。

    傅星云漆黑的眼睛一转,俄而颇为夸张地打了个哈欠。

    然后抱住简佩玉的脖子开口:“外婆,我好困了啊,我们上去睡觉吧。

    爹地妈咪,舅舅,我们一起都上去吧。”

    言慕:她如果现在说公司临时有急事,需要通宵加个班,这话说得过去吗?

    啊她忘了,言宇也是言氏的员工,这个借口只会不攻自破。

    言慕一言不发地跟了一起上去,推开了卧室门,才注意到傅宸跟着她一起过来的。

    而走廊上,简佩玉故意放慢了速度,假模假样地逗着星云玩,分明就是要看着他们进去了。

    言慕下意识地将推开的卧室门又合上,回头看向傅宸,一脸皮笑肉不笑。

    “要不傅先生睡隔壁卧室吧,我卧室的床比较小,我怕你不习惯。”

    简佩玉立马发话:“怎么不习惯,两米多宽的床,你们两个还能不够睡?”

    一直逗弄着小孩的简佩玉,当即一副不耐烦的模样,一大一小合力直接将两个人推了进去。

    下一刻,直接关上了房门,外面是傅星云狡黠的声音:“爹地妈咪,晚安哦。”

    言慕整个人尴尬到爆,门一关,灯还没打开。

    她一着急,赶紧到墙上摸索开关的位置,期间还撞到了傅宸一下。

    大手顷刻下意识扶住了她,那样近的距离,她能闻到他身上清新熟悉的味道。

    这味道,此刻却只让她心烦。

    因为只要一闻到,内心的理智和绷着的那根弦,都是浑然不受控制地想要松懈。

    面对他的气息和亲近,她再大的理智,都总容易变得不堪一击。

    言慕暗暗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灯。

    这一眼,她才明白,刚刚的尴尬那真的都不算什么。

    此刻,她床上的床单和被子,全部被换成了喜庆的大红色。

    连带着枕头,都是一对简直亮瞎眼的中国红。

    怎么办,她好像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比较好奇,简佩玉怎么没有顺便再插上两根红蜡烛。

    她心里还完全没能平定下来,傅宸已经分外平静地大步往里走。

    男人手上一边松掉了脖子上的领带,放到了沙发上。

    再顺手将扣到了最上面一颗扣子的黑色衬衣,解开了几颗扣子。

    言慕发誓,她真的只是看他背对着她,对他这样的动作生了些防备,就多注意了一眼。

    然后她一定是因为无端有些紧张,莫名其妙咽了下口水。

    结果正解着衬衣扣子的傅宸,突然一回头,刚刚好就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咽口水的动作。

    那一刹那,四目相对,言慕整张脸顷刻爆红!

    不是,她真的,她吞咽口水真的不是因为别的啊!

    真的,顶多就是因为紧张,或者是突然跟他这样共处一室的不习惯。

    怎么办,她现在真的想原地自闭。

    她可以解释的,她真的可以给出一个很完美合理的解释。

    可她这也没有解释的机会啊,他也没说看到她怎样了。

    他不过就看了她一眼,非常目带深意、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啊啊啊,她真的要被这个男人逼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