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小作精每天都在崩人设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九章 所以我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在之后的时间里面傅惗和傅承邈交代了自己跟顾路峰合作的所有细节,包括当年自己及段恭廉身上发生的事情。

    其中也有关于这一块令牌的,只要得令牌可以驾驭一方势/力,让在c国隐匿多年的精英为之效力。

    这是多少人盼也盼不得的殊荣,可也是这样的一块令牌成就了不少人的恶念。

    说话说的也有些多了,傅惗主动在为傅承邈添上一口热茶,这一次她换上了凝重的气氛,盯着茶盘,若有所思:

    “现在道上还是有不少的人觊觎着这块令牌,哪怕它已经被一分为二并且是需要通过一个外世界人的鲜血才能合成却还是有人挤破头都想要得到它。”

    傅承邈追问下去:“所以您告诉我这些就是想要让我继承zm?跟顾北琛一起?”

    “这或许是你顾叔叔的心愿吧,一直以来我都坚定着不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给你增加负担的念头,可现在我跟他两个人都年过半百,

    再加上顾北琛不是一个靠谱的性子,若是全权让他掌管很可能会让令牌落入外人之手,到那个时候c国变天很多事情就都会成为麻烦。”

    一直以来在c国都是由zm在控制着才能让道上如此风平浪静,要真是令牌落入了歹人之手那么c国也不会是现在这般和乐融洽,早已民不聊生。

    说完了这些傅惗也可以看得到傅承邈的脸上渐渐的凝重了起来,她知道要让一个在商界打拼多年的人去接受这些着实是有些困难了,不过她也愿意给傅承邈时间让他去接受:

    “承邈,这件事情你慎重考虑,我完全可以尊重你的意愿,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顾虑一点,在我看来顾北琛的性格不适合掌管zm。”

    当天晚上回去,傅承邈便将这一件事情主动告诉给了慕今瑶,同样也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此时他们二人正坐在书桌前,一盏昏黄的台灯点亮着两个人的视线。

    慕今瑶白皙的手肘靠在桌面上,双手纠结地攥在了一块。

    这些事情对她来说到底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的。

    “这未免也有些太夸张了吧?怎么感觉这剧情是越来越魔幻了?”她的语气里头全是不敢置信,傅承邈看她满脸夸张其实自己的心头也不比她来得能够坦然接受。

    他烦躁地皱着眉头,脑袋里头就像是一团被捏皱的纸团,乱七八糟:

    “所以我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承邈,你有没有想过其实在这个节骨眼不管你答应还是不答应这件事都和你已经有关系了。”

    之前顾路峰还没出现的时候也许大家都还可以按部就班,可是现在因为顾路峰的出现傅承邈产生了怀疑,又因为怀疑引出了顾北琛还有这一系列的事情。

    既然他现在已经被人盯上了即便是他不同意接管,也无法抹灭掉zm和他有关的事实。

    看慕今瑶如此说傅承邈的眼神当中只是加倍的复杂: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接管?”

    慕今瑶可没有这个意思,决定权是在傅承邈自己手上的。

    她连忙摆了下手,却还是在话语中给足了傅承邈信任:

    “这件事肯定是你要自己做主的,不过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陪着你一起面对。”

    大概也是最后慕今瑶的这一句信任让傅承邈感觉到了在这件事情上面的信心。

    说实话他是没有信心掌管zm这样一个不知根不知底的组织,可在看见慕今瑶嘴边挂着那信心满满的笑容时,他还是找到了一些做决定的勇气。

    他决定暂时保留自己的想法,这件事情也因此暂时被搁置了下来。

    转眼,就到了尔角项目开工的这一天——

    对于商人来说地皮正式动工的这一天需要进行很多流程,若是这么重要的项目傅承邈却席的话也会被视为不吉利。

    早晨的空气很好,此时傅承邈正和慕今瑶坐在一块吃早餐。

    “看你今天穿的这么正式,可以见得尔角这个项目对于你而言一定非常重要吧?”

    慕今瑶穿着制服,洁白的制服配上她高高的马尾,直接把女性的干练飒爽全部表现了出来。

    而傅承邈还是一身素黑的西服,倒是脖颈上的那条领带是慕今瑶上一次精心挑选的,乍一看竟也会感觉有几分违和。

    好在是个衣架子撑起这样的搭配也不是什么难事。

    “对于熠都现在的发展来说每个项目都很重要,觉得不重要的怕也只是自己不够重视罢了。”

    “好了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也该动身了。”

    慕今瑶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见自己的时间也快来不及了于是就慌忙擦过了嘴巴朝外赶去。

    和傅承邈他们一起来到了家门口,突然傅承邈搂过了她的腰间,把她带入了自己的怀里。

    站在门口的翁沉已经习惯于每天早上看见这对夫妻俩卿卿我我了,他总是会很礼貌地把眼神别开。

    “你又来!这都几点了,要是再不出门你可就要赶不上剪彩了。”

    因为腰间传来的暖意慕今瑶双颊都是羞红的,她推了推傅承邈,可是男人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堵在了她的眼前。

    只见男人邪肆一笑,这样的笑容彻底粉碎了早晨清新立刻将气氛拉锯到了最浓烈的缱绻:

    “这有什么?翁沉每天见这种场面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赶紧的,上次我教你的你忘记了吗?”

    慕今瑶真是受不住这个男人,就像是裹着糖衣的糖一样总是能够让人经不住要去拆开它,无奈之下她踮起脚直接在傅承邈的唇上轻轻点过了一下,然后这才被松了开来。

    “来不及了我不跟你说了,先撤了!”

    说完慕今瑶一溜烟没了人影。

    傅承邈也是目送着她上了车之后才动身。

    半个小时的车程之后,傅承邈到了尔角地皮的剪彩仪式现场。

    见着豪车驶来大家便知道是傅承邈这一位神仙角色到来。

    众人都翘首以盼,先是一双亮眼的皮鞋踩在了这平庸的地面上,渐渐的男人冷沉的俊颜就如同是被拆开的惊喜盒子,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不少女员工见着了都纷纷在心里感叹慕今瑶的下手之快,竟可以这样轻易地将这位处尊居显的男人收服得服服帖帖。